各种嗜酸性皮肤病治疗集锦

2020-09-07 20:05 来源:悠洋棋牌 作者:唐教清
字体大小
- | +

嗜酸性皮肤病包括一系列病因不同的异质性疾病,其特征是皮肤和/或黏膜嗜酸性粒细胞浸润,伴或不伴有相关血液嗜酸性粒细胞增多症。皮肤表现广泛,包括结节、斑块、脓疱、水疱、溃疡和荨麻疹样改变。

此类疾病的治疗挑战较大。近日,来自意大利的 Genovese 医生等人在 Am J Clin Dermatol 刊文,综述了常见嗜酸性皮肤病的治疗,同时对单抗等新兴治疗进行了展望,一起来看。

首先,Genovese 等根据主要的受累解剖层次确定了 6 组嗜酸性皮肤病,详见下表。

表 1  嗜酸性皮肤病分类
微信截图_20200904211541.png

嗜酸性粒细胞不但是重要的抗感染细胞,尤其参与抗寄生虫的生物学过程,而且也参与数种免疫介导的皮肤病和系统疾病的病理生理学过程。

尽管糖皮质激素仍是治疗的常用药物,但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会涌现出很多以发病机制为导向的治疗选择。下面根据文献对不同类型疾病的治疗选择进行逐一阐述。

疱疹性天疱疮(Pemphigus Herpetiformis)

主要为氨苯砜(0.5~1.5 mg/kg/d)单药治疗,通常有效。难治性病例可考虑氨苯砜联合低剂量糖皮质激素(如口服强的松 0.3-0.5 mg/kg/d)。

大疱性类天疱疮(Bullous Pemphigoid)

对于大疱性类天疱疮患者,可考虑外用强效糖皮质激素,如 0.05% 氯倍他索乳膏,必要时推荐系统应用糖皮质激素。

另外也常加用免疫抑制性糖皮质激素助减剂,如酶酚酸酯、硫唑嘌呤或甲氨蝶呤,旨在减少糖皮质激素副作用发生风险。亦可选择四环素类抗生素(如多西环素)和氨苯砜。糖皮质激素或糖皮质激素助减剂治疗无效时,可考虑应用静脉用免疫球蛋白或利妥昔单抗治疗。

嗜酸性蜂窝织炎(Eosinophilic Cellulitis)

由于此病罕见,目前还没有关于嗜酸性蜂窝织炎治疗的对照试验。主要治疗方案为外用和系统应用糖皮质激素,例如强的松,起始剂量为 0.5~1 mg/kg/d。

环孢素(3~5 mg/kg/d)和氨苯砜则较少使用。根据作者团队的经验,0.5~1.5 mg/kg/d 的氨苯砜在大多数患者中效果良好,理论上可抑制嗜酸性粒细胞的募集和激活。

另外,已有报道奥马珠单抗(抗 IgE 的单克隆抗体)和美泊利单抗(抗 IL-5 的单克隆抗体)成功治疗的病例。

嗜酸性粒细胞增多综合征(Hypereosinophilic Syndrome)

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尤其是 100 mg/d 的伊马替尼)是 FIP1L1-PDGFRA 阳性基因融合骨髓增生性嗜酸性粒细胞增多综合征的一线药物。即便停止治疗,伊马替尼也能诱导完全的长期分子学缓解和持续性疗效。

在其他类型的嗜酸性粒细胞增多综合征中,一线治疗为系统性糖皮质激素。

二线治疗包括羟基脲、长春新碱和依托泊苷。此外,报道显示,美泊利单抗用于长期治疗 FIP1L1-PDGFRA 阴性的嗜酸性粒细胞增多综合征患者安全而有效。

药物反应伴嗜酸性粒细胞增多和全身性症状(Drug Reaction with Eosinophilia and Systemic Symptoms,DRESS)

严重者应考虑系统应用糖皮质激素(起始剂量为 1 mg/kg/d 的泼尼松),然后逐渐减量。轻度病例或可通过外用糖皮质激素治疗。

血液系统恶性肿瘤的嗜酸性皮肤病(Eosinophilic Dermatosis of Hematologic Malignancy)

血液系统恶性肿瘤嗜酸性皮肤病是一种与血液系统增生性疾病相关的非特异性瘙痒性皮肤病,既往称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蚊虫叮咬的过度迟发型超敏反应(exaggerated delayed hypersensitivity response to mosquito bites in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主要治疗为系统应用糖皮质激素(口服强的松 0.5 mg/kg/d)。多西环素、烟酰胺和 UVA1 光疗可作为轻症患者或糖皮质激素禁忌症患者的替代选择。

另外,最近有报告一例度匹鲁单抗治疗有效的临床病例。

嗜酸性筋膜炎(Eosinophilic Fasciitis)

虽然普遍认为早期治疗对预防嗜酸性筋膜炎患者发生不可逆性纤维化至关重要,但文献中没有关于不同治疗方案的确切对比数据。系统应用糖皮质激素是一线治疗,起始剂量为 0.5-1 mg/kg/d 的强的松。另外可选择用甲基强的松龙冲击治疗,即 125-500 mg/d,连用 3-5 天。

口服或皮下注射甲氨蝶呤(每周 10-25 mg)可与糖皮质激素联用,对维持治疗特别有用。其他疗法,如霉酚酸酯、硫唑嘌呤、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和 UVA1 光疗都只是零星报道。

嗜酸性脓疱性毛囊炎(Eosinophilic Pustular Folliculitis)

虽然此病的确切作用机制尚不清楚,但非甾体抗炎药吲哚美辛常作为嗜酸性脓疱性毛囊炎的首选治疗方法。对于难治性病例,口服环孢素和外用他克莫司可能有效。

面部肉芽肿(Granuloma Faciale)

近期系统回顾性研究显示,外用糖皮质激素和他克莫司软膏仍为首选治疗方法。难治性病例或可选择口服氨苯砜或激光治疗。

嗜酸性肉芽肿性多血管炎(Eosinophilic Granulomatosis with Polyangiitis)

可考虑糖皮质激素(1 mg/kg/d,最大剂量 80 mg/d,治疗 3~5 个月后目标用量减量为 7.5~10 mg)联合环磷酰胺(2 mg/kg/d,最大剂量为 200 mg/d)或利妥昔单抗(375 mg/m2  体表面积,建议每周 1 次,共 4 次),对新发器官或危及生命的嗜酸性肉芽肿性多血管炎可诱导缓解。

伊马替尼也可能有效,理论上可阻断 IL-5 和嗜酸细胞活化趋化因子介导的不受控的嗜酸性粒细胞扩散。

最后,作者团队还根据文献总结了有治疗前景的新型治疗,详见下表。

表 2  嗜酸性皮肤病潜在治疗选择
微信截图_20200904214109.png

小结

嗜酸性皮肤病包括一系列以嗜酸性粒细胞皮肤浸润和/或脱颗粒为特征的异质性疾病,伴或不伴血液嗜酸性粒细胞增多。总体而言,目前治疗手段有限,不同病种的治疗选择各有差异。未来,根据发病机制选择特定的治疗有良好前景。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费杨虹虹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悠洋棋牌”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悠洋棋牌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悠洋棋牌”。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